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刘杉 > 为啥盼着肖钢去河南

为啥盼着肖钢去河南

肖钢要去河南了。

几天前微信上普大喜奔,投资者热泪盈眶,有人留言,股市终于要涨了。

证监会主席肖钢上周的确去了河南,不是去做传言中的省长,而是去调研,这让热盼肖钢去河南的人傻了眼。盼着肖钢去河南,不是让他去发配,是希望股市能上涨。

股市中从来不乏良好愿望,但即便肖钢真的去了河南,股市也未必能上涨,因为决定股市问题的核心不是证监会主席,是政策,是制度。

虽然肖钢不去河南了,但“新国九条”来了,这让多头看到了希望。十年之后,国务院再度发布关于资本市场发展的指导意见。“新国九条”发布,正值A股市场IPO整装待发,大盘再次下探2000点之际,文件发布时机可谓煞费苦心。

总的看,“新国九条”构筑了资本市场改革和发展整体方案,贯彻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精神,特别强调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,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,并积极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。

除了明确推进注册制是重大政策主张外,有关支持私募和债券市场的表态也具有积极意义。不过意见中关于市场与政府关系的论述更多是政治表态,并未体现出资本市场“去政府化”的应有之义。

指导意见覆盖范围广,阐述详尽,描述了资本市场发展的基本框架,具有良好制度发展愿景,但与市场预期相比,缺乏新意,更无力度。很多被机构解释为利好的意见,其实都是政治语言,并无实际意义。如“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”,这本是中央对于国有企业改革的设想,至于如何推动,民间资本是否买账,更多是政治层面决策,因为涉及利益如何分配。如果不能确定国有资产处置的权力边界,以及建立合理治理结构,即便国有股份通过股票市场挂牌交易,也不一定能够确保交易公平,20年的股票市场发展已经证实这个道理。当然,人们更应该警惕国有企业打着混合所有制的旗号,实现国有股的高价变现。

“新国九条”由证监会起草,体现了肖钢特色,讲政治,跟形势,不冒进,没特色,无新意。虽然说,资本市场制度建设需要顶层设计,也需要长期实践,但对于备受煎熬的投资者来说,他们需要及时雨,更要看到光明前景。“新国九条”并未提供短期利好,也无明确保护投资者的具体措施,其无法改变现有市场运行规律。当然,制度设计不乏美好期望,但制度建设需要过程,这期间涉及诸多利益冲突与妥协,肖钢注定无法成为高效的制度建设者,除了银行家的保守特质外,肖钢还是正部级干部,要时刻接受组织安排。肖主席即便此刻不去河南,也可能某一天去了云南或湖南。在资本市场上,肖主席是呼风唤雨的管理者。在政治棋局里,肖主席也是身不由己的一颗棋子。

一个基于政治体制上建立的资本市场,很难做到按市场规律办事,即便不断提出良好的设计愿景,也难以摆脱政治权力支配财富再分配的恶意操控。

中国股票市场建立初衷并非为有效配置资源,实际是帮助融资者圈钱,从服务于国企脱困,协助政府投资,演变为暗助权力寻租和权贵敛财,而其本有的价格发现和资源配置功能却很难发挥。与融资市场相对应的制度安排,就是重审批,轻监管。对投资者保护不利,势必导致二级市场没有投资价值,投资者“打新”与“炒新”既是取巧,也是无奈。所以IPO改革看似轰轰烈烈,常改常新,但只不过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越改越乱。

股票市场改革不断深化,但市场状况却每况愈下,这反映出,即便证监会推出的股市改革方案再次穿上国务院的马甲,但短时间内仍要维持“圈钱市场”的游戏规则。

此次“新国九条”出台时机明显是对冲IPO带来的市场冲击,体现管理者的功利主义色彩。IPO集中预披露,虽然打着恢复融资功能的旗号,但背后依然涌动着巨大的利益博弈。于公讲,是扩大直接融资,刺激增长。于私看,则是在注册制实现前,尽快让关系股东与权贵PE实现财富套现。

IPO的圈钱本性早已被市场看破,于是管理者提出了优先股的概念,名义上是制度创新,鼓励长期投资,实则是银行和传统产业再融资的新方式,换了包装,塞进的仍是私货。

股市改革至今,依然无法摆脱为融资者服务的思维和逻辑。在股市开启新一轮圈钱运动之际,“新国九条”是打给市场的一针安慰剂,能够镇痛,但不能止血。

肖钢在河南调研时讲,继续支持河南深化资本市场改革,在鼓励企业上市、拓宽小微企业融资渠道等方面给予帮助和支持,增强河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。

这话河南人爱听,但投资者不明白,这到底是政府起决定作用呢,还是用市场配置资源呢?可见,说归说,做归做,证监会主席终究是官员,躲不开官场的潜规则。

比起“新国九条”带给市场的悬念,股民更多还是希望肖钢早点去河南。只是即便肖主席去了河南,新主席也未必会带来新惊喜。铁打的股市,流水的主席,谁干都一样,都是圈钱的买卖。

 

 

推荐 25